禮器碑-碑陽之封面
禮器碑-碑陽之一
禮器碑-碑陽之二
禮器碑-碑陽之三
禮器碑-碑陽之四
禮器碑-碑陽之五
禮器碑-碑陽之六
禮器碑-碑陽之七
禮器碑-碑陽之八
禮器碑-碑陽之九
禮器碑-碑陽之十
禮器碑-碑陽之十一
禮器碑-碑陽之十二
禮器碑-碑陽之十三
禮器碑-碑陽之十四
禮器碑-碑陽之十五
禮器碑-碑陽之十六
禮器碑-碑陽之十七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封面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一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二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三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四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五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六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七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八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九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十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十一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十二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十三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十四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十五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十六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十七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十八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十九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二十
禮器碑-碑陰碑側之二十一

【明拓東漢禮器碑】

  《禮器碑》是東漢桓帝永壽二年(156年)魯相韓勅所立(在山東曲阜孔廟),又稱《韓勅碑》或《漢魯相韓勅造孔廟禮器碑》。碑高227.2厘米,寬102.4厘米,四面環刻,隸書,無碑額。碑陽16行,滿行36字,刻序、銘及韓勅等9人的題名;碑陰分為3列,各17行;左側3列,各4行,右側4列,各4行,均為題名。碑的內容記錄了韓勅修飾孔廟和制作禮器之事宜。
  此碑在唐代不顯于世,宋稍顯。被王澍翁方綱郭尚先等推為漢碑隸書極則。郭尚先在《芳堅館題跋》中稱:“漢人書以《韓勅造禮器碑》為第一,超邁雍雅,若卿云在空,萬象仰曜,意境當在《史晨》、《乙瑛》、《孔廟》、《曹全》諸石之上,無論他石也。”楊守敬在《平碑記》中認為,該碑字口完整,碑側之字鋒芒如新,尤其飄逸多姿,縱橫迭宕,更為書家所激賞。攻漢書者,多以《禮器碑》為范本。王澍《虛舟題跋》評云:“隸法以漢為奇,每碑各出一奇莫有同者,而此碑尤為奇絕,瘦勁如鐵,變化若龍,一字一奇,不可端倪。”清書法理論家翁方綱認為此碑奇絕多變是由于7人所書。
  本拓本為故宮博物院藏明拓本。“絕思”二字未損連。黑墨精拓,碑陽、碑陰、碑側俱全,有張伯英題簽,并有“君言鑑賞”等藏印多方。
  此碑明都穆《金薤琳瑯》,清孫承澤《庚子銷夏記》王昶的《金石萃編》等書著錄。TAG標簽耗時:0.044161081314087 秒

撰稿人:許國平


關鍵詞: 王澍 翁方綱 郭尚先 曹全 楊守敬 張伯英 都穆 孫承澤 《庚子銷夏記》 王昶
圖書館

圖書館

視聽館

視聽館

故宮旗艦店

故宮旗艦店

全景故宮

全景故宮

v故宮

v故宮

新11选5玩法